推荐:
首页 > 明星资讯 > 《那年花开月正圆》观影感
《那年花开月正圆》豆瓣影评:吴聘,我把余生所需的温暖都给你
(文/ 21翰宝)吴聘已经下架有段日子,记得温润如玉吴少爷的人越来越少,当初坚定的站在吴聘组的也渐渐倒戈去站星莹CP,看着少奶奶对沈少爷逐渐打开的心扉,乐见“happy ending”的吃瓜群众大叫“在一起,在一起”。
 
 
一向被封建礼教束住手脚的吴聘娘也说出“女儿,不要委屈自己,遇到个好人就改嫁吧”。这样的话,从周老四嘴里说出很正常,而从吴聘娘嘴里说出委实让人感动。
 
天时地利人和的催促下,周莹还是犹豫的,一次次跑去吴聘坟前,无限哀怨的的问:“你真的想我为你守一辈子寡吗?”
吃瓜群众都了然问题的答案,少奶奶肯定也知道,以吴聘的性情是不可能忍心让周莹从18岁就守寡到死的。即使没有了世俗的束缚,又有沈公子热切不舍的追求,周莹也迟迟没有迈出那一步。
 
周老四的猝然离世,让周莹深受打击的同时也明白了人生苦短,想做的事情必须马上去做,否则可能连做的机会都没有。她抛下了一切去上海找沈星移,从和沈星移相遇的那一刻双眼含泪的表情来看,周莹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和沈星移共度余生,否则按照她的性子不会放纵自己情感外露的。
 
 
如果没有中间的军需案卷宗被周莹获悉,周莹和沈星移也许会成为一对商界伉俪,从如井底之蛙的泾阳来到自由开放的大上海,过另外一种生活,一种相对幸福,相对自我的生活。
 
现实却没这么容易就放过周莹,没那么容易就让她脱离孤苦的命运,就在这个档口,她知道了沈四海如何陷害了吴家,知道吴家的家破人亡和沈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少奶奶纵然再感动于沈星移的爱慕付出也不肯再向前迈一步了。
一个死了的人,一个待她并不十分好的吴家,就有这样的能力让她抛却自身的幸福,用并不高大伟岸的身体撑起已经尽空无一人的吴家东院。于生意人来说,这是不划算,不明智的。
 
少奶奶和沈星移注定纠缠半生也不会走到一起,其中肯定有家族的纷争,也有各种利益的牵绊,更多的却是不够爱吧,周莹不会像爱上吴聘那样爱上沈星移,拒绝图尔丹时,周莹说“我已经没有心了,我的心随着我的夫君埋入了地下”。一个没有心的人何谈爱呢?没有了心人也只是躯壳,早已经丧失了爱的能力和资格。
 
好不容易敞开的心扉遇到点风吹草动就骤然合上,周莹心里还是怕的,还是担忧的。当初明明爱上了吴聘还是赌气要让他休妻另娶,如果吴聘不开口表白,少奶奶也不会服软说出爱吴聘的话。
浪迹天涯的江湖卖艺丫头,早已经习惯将自己一层层深深包裹住,不相信外来人的任何承诺,也见多了利欲熏心登高踩低的势利嘴脸,练就了不让任何看透内心的伪装技巧。她不会轻易把自己的一颗心交出去,可一旦交出去却再也收不回来,对吴聘就是如此。
 
 
吴聘的死,周莹背负了太多,流产,沉塘,重建吴家,一步步走来都是血泪,一步步走来多少不易,终于坐稳了吴家大当家,在泾阳有了首屈一指的商界地位。这份荣誉和安宁是她这么多年都不曾有过的,如果和沈少爷共结连理,她要舍弃很多东西,也要重新回到不甚太平的日子。周莹不再是当初的蛮丫头,一时意气钻进了新娘的轿子,她考虑的更多,也怕的更多。
 
年少时天不怕地不怕,随着父亲赤脚走天涯的周莹,心里多少都是盼着一丝稳定,一点安宁的。遇到善良,温和,即使对待她这个曾经的片子都能礼貌待之的吴家大少爷,周莹很难不心动。浪迹天涯的日子虽自由无拘,可始终飘荡不定,吴聘从始至终敬她,重她,宠着不守规矩的她,为了她不惜和吴老爷翻脸,惦念着她爱吃的小吃,每天买回来哄她开心,不愿意用规矩拘着她,让她按照自己的天性生活,去学徒房学习,去六椽厅旁听生意之道。
 
吴聘对周莹是一棵参天大树为周莹这只不断飞行的小鸟提供了栖身之所,让她不用孤苦,有家可回。周莹得知军需案事情拒绝沈星移时说“吴家对我有再造之恩”,吴聘对周莹的欣赏,敬重已经高出平常的夫妻,吴聘像老师谆谆教诲着尚不开化的周莹,写到这里,突然让我联想起太上老君教导无法无天的孙悟空。
 
吴蔚文对周莹是恩威并施,吴老爷顶看不上周莹的江湖气,却也欣赏她的聪明天资。周莹对吴蔚文有怕,有敬,有恩。
在有吴蔚文和吴聘的吴家东院,周莹着实过了几天好日子,这辈子最幸福的日子就在那段时间。这些日子带给她的温暖,注定要陪她走完辉煌也凄苦的后半生,众人的钦佩,世人的称赞,带来的荣光都不及吴聘留下的回忆。
 
一身江湖气的周莹从来不是为守节而甘于守寡,她只是甘愿活在回忆里,那段回忆里有圆圆的皓月,有温柔微笑守着她的夫君,有飘着香气的甑糕,有她最好最美的岁月年华。

更多内容移步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